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图说天下 > 正文

旧上海的舞女跟妓女到底有何差别 前者更易受欺侮

时间:22016-06-01 04:41    点击:
 
旧上海的舞女和妓女到底有何差别 前者更易受欺侮
旧上海服务外国人的陪酒舞女 旧上海服务本国人的陪酒舞女

  与妓女一样,舞女是最易遭遇黑社会损害的女性,在她们背地老是紧随着恶魔的影子,被骗失身乃至被抢劫强奸更是粗茶淡饭。

  在旧上海,那些营业性舞厅里当红舞星的行踪、家世、服装,尤其是隐衷,始终是小市民茶馀饭后的绝妙谈资。在各色小报上,舞女的故事还经常呈现在诸如偷盗、讹诈、轻生、情杀、舞弊跟家庭凶杀等大字号题目之下。

  不幸身患绝症 公园从容自杀

  广东籍姑娘方珍,自幼父母双亡,伶丁伶仃,寄食于舅父家中。她体态轻巧,姿容美丽,谈吐亦不俗,曾货腰于大都会舞厅,红极一时。后可怜患上肺病,为生计所 迫,仍下池伴舞,虽进帐颇丰,但膂力日益不支,最后不得不辍舞。尔后,方珍用伴舞所得,延请海上名医调治,所费不赀,但未见好转。1946年秋,她前往位 于太湖之滨的肺病休养院持续医治。

  次年6月,方珍钱款用完后只得返回上海,暂居旅馆,经X光透视发现,左肺业已糜烂,胸膜骨8根均被侵蚀,已无痊愈可能。就在这时,她路遇舞客曾某。曾某与 方姑娘是乡亲,先前在舞池内两人过从甚密,现在久别重逢,做作是惊喜交加。曾某送她回旅馆后,发现所租客房狭窄,便另开一大房间供她享受,见其有轻生念 头,又百般好言相劝。

  但方珍自知肺病会沾染,不愿再牵连别人,于是将仅有的钻戒金饰变卖殆尽,共得法币1000余万元。她用一半钱款定购棺材和泉台,剩下的钱定做墓碑,并亲身 设计碑头,雕小鸟一双,两旁镶有花朵,鸟下雕一“十”字,下刻“方珍”两字。7月5日,又给卢家湾警察分局写了封信,表清楚己是因不堪忍耐绝症折磨才分开 人间的,与别人毫无干系。

  第二天下昼,她从容来到振兴公园,悄悄步人密林深处,服下大剂量安息药后坦然躺下,一个年青的性命就这样停止了。

  暴徒见财起意 宝盈 被灌迷药失身

  方珍姑娘因患绝症而从容自尽,这样的终局在十里洋场的舞女中还算不上悲惨。与妓女一样,舞女是最易遭受黑社会伤害的女性,在她们当面总是紧跟着恶魔的影子,被骗失身乃至被抢劫强奸更是家常便饭。

  在金山舞厅伴舞的姑苏籍姑娘黄佩珍,年方十八,1947午9月2日晚散场后,应舞客邱德章之请,赴就近咖啡室进餐。邱见黄姑娘衣饰富丽,顿起歹念,乘其不 备时,用迷魂药掺入她所喝的咖啡内。黄佩珍饮后神志含混,邱德章遂将其半搂斗拖至位于今西藏中路上的大陆饭店的客房内门。房内同伙叶某、张某二人见状,即 上前帮忙,将黄姑娘随身所带的金?、金表掳去,邱又伺机奸污了她。

  夜半时候,黄佩珍药性过后醒来,见邱偎卧身旁,这才发明本人失身又折财,羞愤之下,放声大哭。茶房闻讯后讲演了警察局,警员将他们带至警局询问。邱德章供 出同案犯张、叶二人,警察遂将二人拘获。但两人矢口否定有蹂瞒舞女情事,而邱诡称与黄姑娘早已有染,黄佩珍则控诉他说谎,念头是为了讹诈……此案成果如 何,便不得而知了。

  谢绝重温鸳梦 竟遭硫酸毁容

  在有舞女卷人的桃色事件中、最惊心动魄确当属毁容案了。

  1947年3月,大沪舞厅常州籍舞女杜菊英(又名金丽娜,时年24岁),与棉布业掮客陆亭芳在舞池相识,不久即声称结婚,同居于八仙桥龙宫饭店客房。不意 陆生性好,夫妻时常交恶,遂于6月27田协定离婚,由杜菊英给陆亭芳法币430万元作为弥补费,言明从此各奔货色,杜仍回舞厅重操货腰谋生。

  7月11日下战书,陆亭芳去舞厅与杜菊英相叙,晚场散后还邀其同行,碍于情面,杜只得随至重庆中路的小馆子同用夜点。餐毕,陆竟邀她问去旅馆宿夜,天然为杜 所拒,陆亭芳仍纠缠不止,杜菊英乘隙逃回在金陵中路上的久安坊养母家。谁知刚进门,尾随其后的陆亭芳夺门而入,拿出预先筹备好的一瓶硫酸液,欲向她泼去。 见此情况,杜母冲上前去,将陆亭方揿住,争取之间,液体受震迸射,以致杜菊英、杜母及家中多人灼伤,所幸伤势稍微,而陆亭芳自己面部、胸部及手指自伤甚 重。杜母立即吆喝街坊,将其扭送至嵩山警察分局。因未酿恶果,警局未几将陆亭芳开释,不料他对杜菊英怀恨在心,何机再度行凶报复。

  9月14日下午6时许,陆亭芳获悉杜菊英与舞女、舞客多人正在福州路上的老正兴用餐,破马带着一瓶硫酸液赶去。杜菊黄与舞客谈笑正欢,陆趋身向前,将硫酸 液浇洒杜的头部,杜菊英痛极惨叫。仓猝之间,同桌人亦遭池鱼之殃,舞女吴某与另4位男客的肩臂颈额均被灼伤,呻吟声遍布二楼。陆亭芳仓促外逃时,见众堂倌 及舞客一拥而上,便持瓶抵御,忙乱间残液又将自己的头、脸部灼伤。警察接报赶到,夺下瓶子,将伤者一并送入仁济病院救治。除杜菊英伤势较重须住院治疗外, 其余人经包扎后,即赶到老阐警察分局作证……凶手两罪归一,难逃重办。然而,等候杜姑娘的,也将是不尽的苦楚和悲伤。

义务编纂:薛贺 SN118





 

下一篇:没有了